当前位置:首页 > 佛度书评
佛度读书网 · 佛度书评

读《乡土中国》 寻精神原乡

2018-09-29 22:23:19  来源: 浏览数:

  8月6日,佛度读书群里推出一本共读书籍《乡土中国》,并摘录了作者费孝通在重刊序言里的一句:“搞清楚我所谓乡土社会这个概念,就可以帮助我们去理解具体的中国社会。”

  对于一个被先生评价为‘不入世’的人,我自知年龄无法掩盖对社会的无知,又苦于无窥探世事之途径,见此一书,如获至宝。

  成功在群里获得赠书,认真翻阅,收获颇丰。看了几章后,有次与人聊天时,听到对方说到中西方种种差距,言谈之中牢骚满腹。搁在以往,我虽不能苟同,却也无从辩驳。现在,却不自觉的想起了《乡土中国》中的一段话,原文如下:“在西洋社会里,国家这个团体是一个明显的也是唯一特出的群己界线。在国家里做人民的无所逃于这团体之外,像一根柴捆在一束里,他们不能不把国家弄成个为每个分子谋利益的机构,于是他们有革命、有宪法、有法律、有国会等等。在我们传统里群的极限是模糊不清的‘天下’,国是皇帝之家,界限从来就是不清不楚的,不过是从自己这个中心里推出去的社会势力里的一圈而已。所以可以着手的,具体的只有己,克己也就成了社会生活中最重要的德性,他们不会去克群,使群不致侵略个人的权利。”中国乡土社会,如同投入水中的石子荡出的涟漪,是以自我为中心、推己及人的;西方社会则有点像一捆一捆扎清楚的柴,作者称之为团体格局,具有清晰的界线意识与契约精神。这也许就是中国人缺乏公民意识的根源。

  这本出版于1947年的书中,已经提到了:“普通常有‘人治’与‘法治’的相对称,而且认为西洋是‘法治’社会,我们是‘人治’社会”。作者条分缕析人治与法治的概念与区别,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乡土社会既不是人治也不是法治,是礼治的社会。

  薄薄的一本书,却通篇宏观开阔的社会学视角,古今中外,融以论之,苦了我这见识浅薄的读者,往往如坠云端,不知所云,偶尔又被一段形象的文字或比喻拉回地面,仔细端详,似又有所感悟。

  比如57页:“团体格局的社会里,在同一团体的人是‘兼善’的,就是‘相同’的。孟子最反对的就是那一套。他说‘夫物之不齐,物之情也。子比而同之,是乱天下也。’墨家的‘爱无差等’,和儒家的人伦差序,恰恰相反,所以孟子要骂他无父无君了”;又比如138页:“功能,是从客观地位去看一项行为对于个人生存和社会完整所发生的作用,这是分析的结果,是营养而不是味觉。”文中此类比喻不少,抓住这样的段落,我总算像跳跳板似的把一本书囫囵吞枣的翻完了,却不敢说理解了。

  今天上课时,五年级的孩子在画《参观与旅行》,一个男孩不解的问我:“为什么城里都进步了,农村还是没有进步,房子都是旧的,油漆也涂得不严实(大概是墙皮斑驳的意思)?”这是个值得讨论的话题,我把问题抛给其他孩子,有的孩子说:有些农民有几套房子,那旧房子是用来放东西的;有的说:他们也可以盖好的房子,但他们可能喜欢住在原来的房子里......

  作为一个热爱野外的农村控,我该怎么回答你呢?规整高大的楼房与低矮老旧的土屋,一个是坚美的水泥笼子,一个是自然的山河大地。你说谁好谁坏?从社会学角度看,如何平衡个人的健全发展和社会的完整,怎样兼顾理性与感性,我无从知晓,我喜欢一个女生的补充回答:“有一次回农村老家,那里晚上没有路灯,满天都是星星,很亮很亮……”

  愿今天的乡土中国,既绿水青山,也金山银山。

  (王红燕,佛度读书会会员)

Copyright © 2014 www.fodusc.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佛度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fodusc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