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佛度书评
佛度读书网 · 佛度书评

他山之石与外来和尚——一部令人失望的启蒙之作

2018-12-19 16:39:52  来源: 浏览数:

  

微信图片_20181219164508.jpg

  文/沈超

  虽然曾经在政法部门工作过,但由于岗位原因,对“法律”“法治”只有一知半解,因此对读《寻找法律的印迹》抱有一定的期待,从导言和楔子看,略带些文艺色彩的文字也让我留下了“可读”的第一印象。然而,随着页码的增多,失望之感却越来越强,我的注意力也从了解观点转移到了查证错误上。可以说,这是一部让人失望的启蒙作品。

  这本书最早出版于世纪之初,那时候《焦点访谈》《今日说法》《大写真》等节目在舆论监督的同时,也是舆论的热点,“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理念也深入很多人的内心。而令人遗憾的是,这本号称“一部纵观远古与当下横跨六大洲的法制变迁史之旅”“一部蕴藏公平与法意,历览世界正义之美的法律映画里”“一部聚焦游记与哲思从古埃及到美利坚的学林漫步”,志在开创“普法新文体”,写给“千千万万普通公民看的一本法学通俗读物”,连“以事实为依据”也没有做到——法律是严谨的,对一本普法作品而言,严谨也是基本要求,如果失去了严谨这条底线,反而可能取得适得其反的效果。

  最早发现这本书的不严谨,是在无意中翻到著名的“老磨坊”故事的时候,作者在文末链接了《旧唐书·李元纮传》作为对比,写道李元纮写下“南山或可改移,此判终无摇动”后,“仓皇逃命,不知所终”,以此引出“为东西方法官的不同命运而扼腕叹息之余,或许,还会对我们自己的法律文化传统,产生了一种更深刻的认识”的议论。这顿时让我震惊了,感谢小时候读了很多历史故事,让我依稀还有些印象,而且觉得史书中列入“传”的名人,应该不至于做到县令就“不知所终”,于是随手百度了一下《旧唐书·李元纮传》,果然,李元纮虽然是开元时期并不那么出名的大臣,但是于开元十四年以“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拜相,卒于开元二十一年,赠太子少傅,谥曰文忠;其判决“碾硙”案时,据传中记载职务应该是雍州司户,直到开元初年,他才任万年令,而了解历史的人都知道,开元初,太平公主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案件发生地应该是在雍州,而不是长安万年县。这个判决的故事是真的,但是记叙文六要素错了一半还多,让人不禁怀疑作者的专业素养。

  因为书中没有对作者的介绍,其时我还以为作者应该是法律专业的,对历史细节不了解也可以理解,虽然这个细节很容易查证,可能也是因为和出版商等为了赶进度上市没有去核实细节。然而,随着发现的常识错误、逻辑矛盾越来越多,忍受不了的我又随手百度了一下,不禁惊掉了眼镜,作者竟然是广州师院历史系1982届的毕业生。看到这个信息,我实在无力吐槽,这样似乎可以解释为什么普法作品作者不严谨的问题,但是也太对不起自己学的历史专业了吧?无论如何,这样的学术素养,“一部聚焦游记与哲思从古埃及到美利坚的学林漫步”这条评语算是破功了。

  而至于“一部纵观远古与当下横跨六大洲的法制变迁史之旅”,作者和第一版后记中也承认,写作的创意是“虚拟‘法律西游记’”,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几乎每一个章节都会有“不禁想到”“悠然想起”“涌上心头”这样犯作文大忌的格式化过渡,可能除了那次为了写广州地铁稿件去欧洲考察(不理解为什么写广州地铁的稿件要去欧洲考察),其他的“旅”都是地图之旅、凭空想象,实在不好自然引出下文。这条出版商的广告语也是名不副实。

  或许,玄机藏在“一部蕴藏公平与法意,历览世界正义之美的法律映画里”。作者想要创作的,可能是法律写意画吧?所以,不要那么在意细节,在意严不严谨、矛不矛盾的问题?所以,不要怪出版商忽悠,已经白纸黑字写那了。

  不过读本书也不能说没有收获,除了锻炼自己的怀疑精神和考证能力外,书中的大多数观点不能说没有道理,只是过多的自由发挥会让人怀疑这些观点是出于个人思考积累还是为了出书的东拼西凑。还有一点,在漫思这本书何以散漫的时刻,突然产生了一丝火花:普通公民在尝试运用法的思维、法的条文时,往往感觉很难用生活思维、公序良俗去切入,究竟是因为普法的力度不够导致公民法律素养的不佳,还是因为法律的制定者们与人们的生活隔离了呢?

  这么多年来,社会对法治的认识越来越深,渴求也越来越强烈,公民需要加深对法律的了解,需要增强法律的意识。毋庸讳言,推进法治任重道远,从一些案件无比艰难的重审我们就可以窥见这条路有多难走。在走这条路的过程中,我们需要更多吸收借鉴各方面的智慧结晶,需要高水平的启蒙,但是如果把他山之石当作外来和尚供奉,甚至为了供得更高一点,故意去歪曲事实、发明细节,或许反而会失去了启蒙的本意,因论据的不严谨导致论点的站不住,引发读者“反启蒙”的情绪。可怕的是,根据作者第二版后记自述,本书90%以上的购书者,是法律院校的莘莘学子。

  多说一句,从孔子删述春秋“理天地之大义,正君臣之名分,使乱臣贼子惧,使伦理纲常正”开始,为了某个高尚的目的隐瞒或改写事实,似乎成了著述的光荣传统。后世的很多治史之人都秉承这样的思维模式,以世道人心之名误导世道人心,让人不知道一件事情真正是如何发生的,如何发展的,如何结束的,也就使得读书明理渐渐成了空话。这种看似好心的治学思维,还是把它还给历史吧。

  (沈超,佛度读书会资讯部部长)

Copyright © 2014 www.fodusc.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佛度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fodusc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