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佛度读书网 · 原创作品

路过沈阳(作者/罗翔)

2018-11-09 17:35:26  来源: 浏览数:

路过沈阳

  


 

 

“高考后我想去看看沈阳故宫。”这是高三临参加高考前两天下午的自习课上,我悄悄对身旁同学说过的一句话。不知道怎么地,那天聊天场景画面还有很多内容,但我却只记住了这一句话。要说当时,我还没有去过北京故宫,却那么想去这个名气小很多的沈阳故宫,这个念想也许主要是源自于幼年对所读书中努尔哈赤“十三副铠甲起兵”英雄故事的崇敬。当然,这个愿望高考后并没有实现,沈阳也是直到十几年后才第一次去,这是后话。

这些年,随着认知慢慢增长,渐渐知道这个地方还有过“盛京、奉天、共和国长子、老工业基地……”等许多不同的称呼,这些不同的名称赋予她的时代意义当然也是不同的,她不仅是清王朝的龙兴之地,也是民国初年奉系军阀的治所中枢,还在共和国建国初期散发出耀眼光芒,及至成为改革开放后东北逐渐没落的缩影。论聊起近百年的中国,这是个完全无法绕开的地方,当然,这里从来不是国家绝对的中心,又绝对与国家中心有着密切的关联。

时代发展太快了,改革开放到今天都已经四十年了,开放以后,那些曾经在计划经济时代无限风光荣耀的大国企一个接一个倒下了。这几年,在各种媒体的缝隙里总能断续看到国家关于东北振兴的口号,但让我个人对这个地方重新感兴趣的,主要是起于三部作品:《耳朵大有福》《钢的琴》《铁西区》。前两部影片故事情节不复赘述,观者甚众,大部分人观影后都对画面中的时代背景印象深刻,较少受关注且更加强烈震撼我的是《铁西区》。这是一部拍摄积累300多个小时素材,最后剪辑长达9个多小时的纪录片,全景式记录了在时代滔滔洪流中流离失所蝼蚁般小人物们的真实琐碎卑微的过往。我虽不是东北人,从没有在那儿生活过,但我的少年记忆却完全可以被那些类似的年代生活情境画面唤醒,自然铺陈开来。自然地想去这个似乎被时代抛弃的地方寻点什么,愿望尤为强烈。

 

我小的时候,当时整个社会最体面的生活仍然还是在大的国有企业里面上班,但也似乎快走到了尽头。我生活的县城很小,没有很大的国企,但当时也有像绢纺厂、纱厂这样过千人的单位,他们都位于城市的较西边。我有几件事印象特别深刻。那会儿小学放学,那些厂区的孩子走的都是西路队,我走的虽然也是西路队,但是每次我总是要在中途就下队,不能到达更远的地方,于是内心十分渴望能往更远的厂区方向走。那时候我大姑家住在绢纺厂家属区,我爷爷奶奶隔段时间就会去她家短住,我便可以在下午放学后到大姑家去找他们,这对于我而言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因为这样我就能与西路队中的大部分孩子一起走向接近城市的尽头,那基本也是我当年对身边生活地域最大的认知范围。另一件,是那会儿冬天去澡堂洗澡是件挺麻烦的事情,因为市面上可供选择的私人澡堂实在没有几个,我家有个亲戚正好在县城西边的一个厂子职工澡堂烧锅炉,于是那个时候的冬天,我们一家人经常会在周六晚上去那个厂子的澡堂洗澡,记忆中澡堂里面的情境像极了《铁西区》里工厂部分拍摄的场景,亲戚家当时的居住环境也有点像艳粉街棚户区的镜头。每次洗完澡,从氤氲湿热重新回到凛冽的寒冬中,我坐在爸爸自行车前面的大杠上,后面背着妈妈,一家三口从县城的边缘重新回到中心,这是我关于当年周六晚上最深刻记忆之一。还有一个片段,有次下午放学和几个孩子贪玩无意中窜进河堆旁边一个废弃的工厂厂房,从地上还残留的一盒盒灰尘堆积的玻璃器皿推断,这应该是一个已经废弃的玻璃烧制厂。由于我们的突然闯入,一只厂房内的啄木鸟展翅飞翔,从残破的窗户玻璃缝隙中飞了出去,而那天下午透过破损玻璃窗射进室内的阳光场面像极了《钢的琴》里面一帧关于工厂的画面。

“雪皑皑 夜茫茫”是影片《耳朵大有福》中范伟饰演的主人公王抗美数次唱念的歌词,这首《过雪山草地》也特别能瞬间把我拉回到那些断裂的不同时代。又想起了贾行家的那段话:“时代总是不断向前,每到大的转折,总会有一些失落者。这个时候,人们追求的东西会像雨水一样蒸发到空气里,然后用一种我们每一个普通人无法把握的概率落下来。时代和人群永远朝向新的宾客,发出新的颂扬。新的失落者在输光了一切以后就要走向被人遗忘的路程。”遗憾的是我路过沈阳的时代有点迟了,又总是在秋天,从没有真正经历过她凛冽的寒冬,却总是在路过她时不由自主联想到那个轰然倒塌的年代里被踩住时间的自己的影子,只是不知道沈阳下一个转折的春天将会在哪里,也许大概应该快了吧。

罗翔,佛度读书会会员

Copyright © 2014 www.fodusc.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佛度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fodusc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