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佛度读书网 · 原创作品

登“天台”游记(文/赵孝明)

2019-02-11 15:38:54  来源: 浏览数:

         登“天台”游记


赵孝明

           当我乘坐着景区交通车到达“凤凰松”缆车接待站,下车的时候已是上午八点多了。正值深秋中的九华山,空气中依旧弥漫着沁人心脾的芬芳。我站在山麓之下抬头仰望,只见“天台峰”高耸入云,巍峨的山峦连绵不断,直冲九霄。高大耸立的青山上,郁郁葱葱,真是美不胜收。今天阳光明媚,凉风徐徐,没有云遮雾罩的神秘,却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仰望此山,是有点高,但这样的天气,不必受太阳之晒,最适宜爬山了。也许不是旅游旺季吧,徒步上山的游人香客很少,所以山坳里极为安静,仿佛是把全世界蜂拥而来的嘈杂声全部隔离在群山之外了。我决定直登,心想这样可能更会有趣些,于是循着徒步上山的路牌,顺着石阶向缆车站的东边走去。

 

 忽然,在我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请问,您是一个人去爬山么?”我诧异的回头望去,只见一个中等个头的青年人匆匆忙忙地朝我跑来。我停下脚步,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是啊。”“我也想爬山上天台寺,我们一起结个伴吧。”已经站到我身旁的这个年轻人转动一双的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在开心的笑容里,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他应该只有二十出头吧,留着短发,身材匀称,说不上很漂亮,但是五官端正,从眼神里可以看出是个聪明而有精力的年轻人。我觉着他给人挺和善的感觉,而且脸上还带着孩子般的稚气,笑了笑,说了一句:“嗯。一起爬山,不累。”然后我们就继续向山上走去。

传说唐玄宗开元年间,新罗国僧人金乔觉来华求法,经南陵登上九华山,于深山无人僻静的岩洞内栖居修行。当时九华山为青阳县闵员外的属地,金乔觉向其乞一袈裟地建寺,闵员外见他是一位修行人,区区的一袈裟地能占几何,便毫不犹豫地慷慨允许。只见金乔觉将袈裟轻轻一抖,袈裟越来越大,竟然覆盖了九座山峰。闵员外感到十分惊异,知道法师是位得道高人,欣然兑现自己的诺言将整座山奉献给金乔觉修建庙宇。从此,来山朝拜的僧侣和香客络绎不绝。金乔觉圆寂三年后,肉身不坏,颜色如生。僧众认定他即地藏菩萨的化身,遂建塔供奉肉身,尊称为“金地藏菩萨”。九华山也成为地藏菩萨道场,声名远播海内外,并与五台、普陀、峨眉成为中国佛教四大名山。杜牧有诗云:“九华山路云遮寺,清弋江村柳拂桥”。  

徜徉在碧日蓝天里,一缕缕的清风温柔,荡漾这爽朗怡人的佛国世界,心愫也被熏陶成了美好。我和同伴沿石阶而上,边走边欣赏着两边的景色,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闵园尼庵群的古石板道上。这里位于天台景区西麓,是“回香阁”山头和“天台峰”之间的山谷,四面青山环抱,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融为一体。现在闵园古尼庵群落,有全国重点保护寺庙慧居寺以及三十多座民居式的尼庵。建筑古朴,布局紧凑,造型别致,特色鲜明。这些尼庵一般都置院落,内有花房或菜畦,白墙褐瓦,绿荫环抱,寓佛殿、居室于一体,环境清幽,是九华山皖南民居式寺庙建筑的代表,正所谓“白墙褐瓦马头墙,天井院落杂回廊。地板楼板隔墙板,正厅供佛居两厢。”

 

闵园古尼庵群落称得上如今九华山地区不可多得的一处“世外桃源”。每座尼庵中的尼众,早、晚诵经礼佛,间或种菜、摘茶,一心护佛,生活恬适。大概是因为“天台索道”绕开了这个地区,使得原本必经的上山之路变得“人迹罕至”了吧。穿行在古尼庵群落当中,不禁有一种“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的感觉。站在这里,我们的视线越过尼庵黄墙黑瓦的房顶上,看到屏风式的天台峰,一路石阶串起位于山上不同高度的寺庙丛林,直至天台正顶,如入画中。

 

我身边的同伴,边走边用手机不停地拍着照,忽然指着不远处的一棵大树说,“这是不是凤凰松啊?”我和他紧走几步,来到了这棵被著名画家李可染誉为“天下第一松”的“凤凰古松”跟前。因为它恰似凤凰展翅,主干扁平翘首,如同凤冠;两股枝干一高一低,状似凤尾;根部周围绿草如茵,松尾下有很大的园石,人称“凤凰蛋”。这棵凤凰古松,史载见于南北朝,距今已有1400多年的历史,历千年风雨沧桑,风韵犹存,如今仍然枝挺、枝繁叶茂。凤凰松在过去绝对是整个九华山风景区的形象代言人,可惜现在的主要旅游线路已经不从这里经过,使得它周边门庭稀落。一束束金光闪烁,一片片的斑斓出彩。我忽然间感到,秋天的美好即将落幕,斑斓的秋色开始淡去,龙溪河水依然潺潺流淌,浮沉不定,掩饰这里看似的优哉的荒芜。

 

我们通过上闵园的街道,穿过民居,专心致志地看着脚下的石台,继续一步步往上攀登着。我这位年轻的朋友好象不知什么叫累,一直不知疲倦地往前走,只有到了有岔路的地方才停下来,等着我。山越来越陡,步履渐行渐重。抬头远望,目的地似乎依旧遥远。走了一个多小时,到了一个很陡的石坡前,我关心地问他:“累了吗?需要休息一会儿吗?”他从背包里拿出了两瓶饮水,递给我一瓶后,自己喝了两口说:“我们还是继续吧!”所以继续前进。走着走着,我们两人都觉得双腿沉重了起来,汗水把衣服都湿透了,他也说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样子。但是他看了看我依然在前坚定地走着,便不断的鼓劲“坚持,坚持就是胜利!”于是我们彼此鼓励,小心翼翼地在这崎岖的山路上缓慢前行。

 

当我们走到离古拜经台已经不远的一处相对险峻的观景台旁时,终于决定坐在山道旁的岩石上休息一下。汗水从我们额角不断地流下来,但掩盖不住喜悦留在我们脸上的笑容,因为我们眼底那错落有致层层叠叠的山峦和高峰突起形态各异的群峰,令人的身心完完全全被周围群山拥抱着、簇拥着;路边的小溪发出优美的潺潺水声,“叮咚叮咚”,似乎在唱着那和谐悦耳的歌曲,温柔而欢快。此情此景,让我俩的疲劳顿时去了大半,振作起精神继续向上爬山。

 

 

上行“天台峰”的缆车终点在“古拜经台站”。从这里到天台正顶,还有一段陡峭的石级山径。也是从这里开始,山径上游人如织。伫立古拜经台,极目远眺,峰嶂奇石惟妙惟肖,有的如亭亭玉立的少女,襟带飘飘;有的如大鹏展翅,欲纵高飞;有的如金龟伏石,探头聆听。看到“天台寺”就在头顶上,我们俩便不停地给彼此鼓着劲。走着走着,来了精神,脚步就轻了。

当我们终于看到“天台寺”大殿下的石壁上,那被正午的阳光照耀着闪现光华的“非人间”三个大字时,沿途攀登的辛苦一扫而光。我和我的伙伴一起站在刻石旁俯瞰山下,群峰林立,竹树苍翠,一大片屋宇犹如湖泊般镶嵌其间;渐渐沉浸在一幅纯净虚灵优雅抽象的山水画里了。

 

“我们以后,不会再见了吧。”我的伙伴,这个阳光,浑身散发着青春活力的大男孩转头看着我,轻声的说。“谢谢你。我现在去花台,从那边坐缆车下山。”

 

“随缘。”我笑着握了握他的手,“我现在去西面的十王峰。”

 

 

(赵孝明,佛度读书会史学部副部长)


Copyright © 2014 www.fodusc.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佛度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fodusc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