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佛度读书网 · 原创作品

谒杨殿邦墓遗址(文/程福康)

2019-02-11 15:49:16  来源: 浏览数:

谒杨殿邦墓遗址

 

程福康

 

漕运总督杨殿邦去世160年后,作为泗州同乡人,我站在了他的墓园遗址前。

 

百年沧桑,时间令无数的河流改道,令遍地的村庄消逝,令王侯将相的余烈烟消云散。现在,只有寒风掠过苏北大地,残阳的余晖落在这一片青青麦田里。

 

我跟同行者淮阴师院王泽强教授说,杨殿邦没有选择魂归故里,而是安葬于淮安城之东,如今连荒冢亦不存。我们今天来到这里,很可能是近一百年来古泗州地区的人,第一批来凭吊的。身前富贵草头露,死后风流陌上花。千古皆然也。

对“泗州杨家”有着精深研究的王泽强教授,沉思良久,很郑重地对我说:古者有志之士,读书于乡里,取功名于社会,其初心常始于光宗耀祖,勋业实利于江山社稷,而遗泽终及于无数后人,并不限于自己的家族子孙。勋业愈大,遗泽愈远,垂为“三不朽”,是古代士大夫的价值追求。杨殿邦自然还谈不上“三不朽”,但百余年后,作为前代乡贤,留名在古泗州的大地上,即使他的直系子孙早已云散各地,即使他的墓地荒凉得无人问津,但他依旧是风流人物,他开创出来的“泗州杨家”依旧是清末乃至民国初年名门望族,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一定影响。人生如斯,也就有足够的价值了。

为我们带路的附近村民,并不知道杨殿邦是谁,只知道几代相传说的“杨家大坟”。他们也听不太懂我们古泗州方言的话,只是很确定的指着杨殿邦墓遗址位置,告诉我们几十年前坟被刨空的故事。我们沿墓地遗址徘徊,在苏北灌溉总渠的大堤之下,沟壑起伏,阡陌纵横,一望无际。王泽强教授蹲下用手拨开麦苗与荒草,想觅得一砖一瓦的蛛丝马迹,但终无所获,遂相与返回到河堤之上。向西望去,暮色苍茫,一列火车跨桥急驰而过。

 

在返程路上,王泽强教授接着说,杨殿邦少年丧父,幸得父亲生前好友接济,勤学苦练,终成文武双全之材,放在今天,也是一个非常励志的故事。他年过不惑方进士及第,七十岁外放回淮安成为漕运总督,可谓“大器晚成”,更让后人觉得可亲可敬。而在他四十几年的官宦生涯中,历数省任学政、按察使、布政使,又任内阁学士,于詹事府教皇室读书,文才武略,精于吏治,真是人才啊。至于其孙辈,沐其家风余泽,虽在清末民初显赫一时,功业甚至超过乃祖,但杨家之兴实从殿邦始,杨殿邦享寿八十七,亦其子孙所不及。这样的英伟人物,现在没有一块碑供人凭吊,也是憾事;不过,能看到这么一片遗址,亦已足矣!

听着王教授的叙述,我一边开车,一边想起老家村西那片杨家的祖坟,想起童年时听村里长辈对杨殿邦的传说。前代乡贤,余音未远,百年犹如一瞬,不禁失语,心里默默地念出几句赞语:


泗州故地,杨家殿邦。

性方淳厚,内敛锋芒。

经世致用,俨然栋梁。

文韬武略,宦游八方。

人材实难,大吏封疆。

俊赏儒雅,曲水流觞。

菜香小圃,斐然成章。

叹彼泗州,虎卧龙藏。

斯人虽逝,史册名扬。

吾辈到此,敬献馨香。

 


 

(程福康,佛度读书会理事、监督委员会副主任)

Copyright © 2014 www.fodusc.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佛度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fodusc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

网站地图